Insert title here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资讯>>要闻
三联,百足之虫│无风
发布人:刘罡      信息来源:凤凰网      发布日期:2020-02-18 09:35:06      浏览次数:49930次

三联又险胜一着。

原定12月9日进行网上拍卖的齐鲁银行3000万股股权,12月4日午间宣告暂缓拍卖。这让股权持有人三联集团,长出了一口气,暂时安全。

2002年8月,齐鲁银行的前身济南市商业银行进行增值扩股,彼时济南市的一众明星企业如力诺集团、三联集团等纷纷出资入股。三联集团实缴新增出资额4000万元,持股数量4000万股。

彼时的三联集团正纠缠于郑百文的收购拉锯战之中,历时三年半付出了巨大的时间成本和资金成本,更是错过了发展的大好时机,卧榻之旁坐视国美、苏宁攻城略地。2003年初,三联地产还在当年的土地风暴中不幸躺枪,三联凤凰城项目被定性为非法批地,项目合作被中止。2003年7月更名复牌上市的三联商社也未能实现三联集团创始人张继升的如意算盘,反而埋下了与国美进行资本恶斗的种子。

未及喘息,元气大伤的三联又奉命重组济南“ST轻骑”,虽然提供了重组方案却最终未获成功,但三联却由此承担了巨额债务至今。

今非昔比。此番计划拍卖的三联集团持有的齐鲁银行股权,共计3000万股。与当初增持的数量相比,三联集团已减持1000万股。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笔股权拍卖的评估价为1.134亿元,作价7折起拍,起拍价为7938万元。

此刻的齐鲁银行,已经公开进行了IPO,无意外的话将于明年在主板上市。根据齐鲁银行公告,今年6月3日,证监会已受理了其上市申请,并于7月26日进行了审查一次反馈。根据齐鲁银行的招股书显示,齐鲁银行股份持有者将在上市后36个月内不转换、不上市交易,并配合齐鲁银行进行上市相关核查、信息披露、股份锁定等工作。

齐鲁银行目前是新三板上市企业,2018年11月5日起已暂停转让,暂停转让前的收盘价为3.31元。齐鲁银行2019年前三季度财报显示,齐鲁银行实现营业收入52.86亿元,同比增长16.55%,实现净利润16.85亿元,同比增长9.51%。

在这样一个重要节点上拍卖三联集团持有的齐鲁银行股权,无疑会令三联集团面临资产严重灭失的风险。换句话说,多重债务缠身的三联集团,所拥有的优质资产已经不多了,而这笔股权若被无序、低价处置,三联集团一再谋求的重生之路,将会被彻底封死。

于是,三联集团绝地反击,向济南市提出了《请求济南市同意、支持、指导三联实施重整的紧急请示》。紧急请示引起了媒体的高度关注,三联集团这家昔日的媒体宠儿,再次占据媒体的头条位置;三联集团创始人张继升也以69岁的老迈之躯,近年来也首次公开露面,接受媒体采访,坦言“要自己救自己”。

1575613451846013381.jpeg

张继升

应该说,三联集团与张继升的影响力还是有的。

这一番舆论高度关注之下,齐鲁银行的股权拍卖一事得以暂缓,三联集团赢得了难得的喘息之机。

当年,三联集团与国美家电一役可谓惨烈。三联集团辛苦并购的郑百文,复牌上市后的三联商社股权被恶意拍卖,三联痛失大好江山。

昔日“亚细亚的宠儿”郑百文也几经易帜,现已成为“国美通讯”;国美黄光裕也在此役中犯下内幕交易罪而获刑14年,至今仍在狱中服刑。

三联衰败之后,一度消失在公众视野之中,仅有的几次重回舆论视线,还是进入了山东省破产困难企业名录,令人唏嘘不已。

2015年一场重病之后,创始人张继升也一度卸任了三联集团董事长一职,“垂帘听政”。心有不甘的张继升,对三联的东山再起依然耿耿于怀。在无风君的朋友圈里,张继升虽年逾花甲,但却对互联网的新兴媒体和新兴产业保持了足够高的兴趣,对经济前沿依然保持了敏锐的认知和思考。

这一次,张继升重掌江山,他重新就任三联集团董事长,决意启动十年前失败的破产重整计划,带领三联集团向死而生。

早在2008年10月,三联集团就提出了破产重整的方案,并得到了全国法律专家王欣新、李曙光、郑志斌等人联名出具的法律意见书,认为“三联集团资产构成良好,管理团队素质较高,完全符合重整条件,不会给政府带来包袱,但需政府在政策上给予适度支持。通过司法程序,三联即可走出困境,从而消除不稳定因素。”

当年有关方面迟不表态,三联绝处逢生的希望破灭。这一次,法院拍卖三联集团拥有的齐鲁银行股权之后,张继升与三联集团公开求助,获得了舆论的高度关注。拍卖一事暂缓,令三联人心悸的拍卖悲剧得以延时上演。但三联集团东山再起,却已是迫在眉睫。

6F5A37990ED186518119646396571DA64E00211C_size21_w291_h430.jpeg

三联大厦

三联集团目前拥有的存量资产主要为房产和地产。房产有三联大厦、三联商务中心等建筑物,有证载用途为建设用地的待开发土地,主要有位于济南市的阳光舜城、凤凰城的一批待开发出让地,以及位于青岛田横岛的未开发划拨地。三联目前的全部债务约100亿元,其中金融负债为67亿元,自然人负债约10.3亿元。

今年9月30日,三联集团对田横岛开启二次开发,举行了田横岛道路整修工程开工仪式,对环岛路进行整修。三联集团副董事长、山东三联城市建设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魏美苓向媒体表示,三联集团将把田横岛建设成集高端休闲度假、高端会务会展、高端健康养老于一体的中国领先、亚洲领先、世界知名度以现代服务业未主导产业的智能化、环保型城市。

EB6FB96FB5685ED290899413962455B79C70907F_size44_w800_h600.jpeg

海上远眺田横岛

三联集团就像是一个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拥有众多存量资产,却无法盘活,房产、地产甚至家电板块,业务框架仍在,但活力匮乏;负债累累,但也并非没有化解之策,以三联集团的现有权益,偿还全部债务应该也不会存在问题。

张继升曾总结三联的衰落原因是“被复杂的政商关系所绞杀”,时至今日,三联的破产重整可能也需要在新时代、新形势下重构一个健康向上的政商关系。而当务之急,三联集团的破产重整方案,可能需要得到法院、政府等有关方面的回应与首肯。

张继升曾历数三联集团鼎盛时期对政府及城市建设做出的众多贡献,现在三联濒危,投桃报李,有人会向三联伸出那一根无比期待的救命稻草吗?

原标题:三联,百足之虫│无风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网联系。返回首页
更多新闻,欢迎扫描上方二维码关注百灵网官方微信(beelink1998515)
您看完此新闻的心情是
点赞有0人与您观点相同
热点专题
热点新闻
Insert title here